黃仁勳爆紅到香港,結果如何
繁體 簡體
OH Graph 心理程式 - 黃仁勳爆紅到香港,結果如何

拆心理模式

拆心理模式

黃仁勳爆紅到香港,結果如何

看不過眼科技企業家的香港有錢人

所以最近黃仁勳爆紅到香港,對於某些香港人來說,也是很不舒服的事情。最近香港就有一個地產商,撰文批評黃仁勳,意思大概就是說他請客寒酸,請員工與其他老闆都只是去那麼普通的餐廳點這價位的錯,擁有那麼多的財富,都不點山珍海味炫耀財力,批評他不尊重客人,不懂當有錢人。

他直接說是「侮辱人」,我沒有誇張,他真的用了侮辱這字眼。這種看起來像是網民對名人挑釁,刷存在感的言行,竟然出現在做地產有錢人對做科技致富的更有錢的人當中。我第一個感覺是,在一些雞毛蒜皮的事情上,挑釁一個你不認識的,又沒有得罪你的人,在香港的有錢佬世界是屬於尊重人的行為嗎?不過這個例子反映了,香港某些既得利益者圈子在意識形態上,是對於黃仁勳這種人是不屑一顧的。

香港有錢人對臺灣科網創業家的評頭品足這件事,誰是誰非?無疑,對於普羅大眾而言,應該大部份都會站在黃仁勳這邊的,畢竟比較親民,沒有香港一堆既得利益者表露的那種對窮人的鄙夷,用房子數量去衡量人類價值的狂熱,或者直接惡形惡相與麻木不仁。明星級企業家請你吃麥當勞都沒甚麼所謂吧?

但如果你從過商的話,的確也很清楚,黃仁勳那種做法並不主流。別說商人了,就算一般的臺灣人,都會有搶買單的習俗,盡地主之誼請客本來就是我們文化的一部份,以前甚至會為了搶買一張單而打架。這在我們上幾輩當中其實是常態,當然在我這一輩也就是中年人來說,雖然還是會請客,就比較沒那麼在意了,因此黃仁勳在那個世代顯得就更特殊。

其實若黃仁勳不是那麼有錢,等級一般的年輕小商人,跑去請客,請的卻是便宜的東西,應該也是會被人批評的,他們會覺得既然你不懂請客,不如你別請。就像你想請有錢人來吃碗陽春麵,他只覺得你是浪費他時間不會理你。

說出來可能不好聽,在我們的文化中,請客的確就是個面子,禮節的問題。以前的人為何會去到爭請客要打架?特別是對較陌生的人或者是生意對象,大家打架為的不是付錢,為的是面子,請客買的不是食物是面子,也定義雙方的關係與倫理。革命不是請客吃飯,請客吃飯卻是政治,在亞洲社會當中定義與促進人與人的關係的禮教。

請客事實上表現你確認對雙方商業關係的認知,有時有表示你實力較強的含意,比方說老闆請員工,表達的就是勞資的關係,誰應該跟隨誰的方向的關係,員工領老闆薪水,又被請客,就是要跟隨他的方向。如果是兩家不同企業的代表,事情就更微妙,比方說當地公司招待總公司的人,也有著「在這裡我事情由我主理」的意思。特別是那些會讓人知道,上傳媒的請客,跟你在家裡與朋友沒人知道地吃東西當然不一樣,他往往是包括了說故事的用意。

聽起來有點迂腐或者醬缸?對,不過對於倫理的理解與表達,正是其他特別是陌生人的對你能力性格的衡量的方式,有時你要遇到一個遠方他國的商人,投資者,雙方之前互不認識,選擇要不要試一下合作,常常就是從各種細節中觀察對方對事情是否細膩,對世情有多理解。商業的世界互相就像福爾摩斯,要猜到底那個陌生人底裡是如何,財力如何,是買家還是賣家,以及衡量對方那個人。

因為香港商人那邊特別不受歡迎,所以我必須寫以上的東西,在商業與傳統的世界他並非全無道理。如果你是做傳統的生意,例如地產,出入口貿易,銀行,與政府交打道之類,你是應該這樣做的。因為表現自己的財力實力,以及對傳統文化禮節的理解,就是信心的保證,看起來寒酸,不知禮節的人,很容易不被信任甚至討厭,這自然令你商業不流暢。

只是在科技行業上,邏輯就不太一樣。

科技的世界是科學家與工匠的世界。在科技的世界上,大家去衡量一個人,比起財富,往往更看的是他所掌握的技術能力,以及技術成就。穿得好不好,吃請飯的排場,有幾所房子,這些事情在工程師與科技人的世界裡,是完全不重要的。所以很多工程師都穿得很隨便,T-Shirt 拖鞋,袖口明顯有洗很多次的痕痕,髮型也沒有理有些甚至不太喜歡洗澡。吃的東西常常都是垃圾食品,開會就是叫一個 pizza 或者一堆炸雞麥當勞之類對著白板談話,一堆科網創業家一輩子都沒買過房子,不少人的資金通常全部押在專案上,不太適合背房貸。連 Elon Musk 都沒買房子,在哪裡工作就隨便租個地方住下來,甚至住在辦公室或者附近的同事家,自然也不會談論自己名下有多少房子。

甚至一堆人是嚴重負債的,科網創業這種事情,常常都是投入多年燒錢,然後一次定生死,而輸的機會還是很大。所以很可能燒完幾年的結果得回的是破產負債。哪怕是今天這麼有錢的輝達,在創業首十年,都試過接近破產,很快就發不出薪水的窖境,推出的產品失敗導致公司陷入財政危機是不罕見。那時候大概在黃仁勳的中年時期約四十歲,你可以想像在這個一堆人安穩下來的年紀,他面對公司破產的危機,不會過得很爽吧。

網上都有流傳當初如果不是世嘉為了那個開發被棄案的產品付了錢的話,輝達在二十年前就已經倒閉了。輝達是個幸運的生還者,而有十倍以上的公司就因為這樣倒了,創辦人也債臺高築。不知道你是否記得很多年前有個叫 Draw Something 的遊戲爆紅了幾天?那個遊戲的創辦人,在被高價收購之前,已經把他的所有信用卡都刷爆了,只差一點就被破產。

但不修邊幅的外表,吃垃圾食物,沒有房子,糟糕的財務,對禮教的不拘小節,這些都不會妨礙到同業中對他們的尊重,或者他們在行業中的地位,甚至連股價也不會影響他們的地位,反而做過了產品而失敗,中間累積了的經驗與技術,大家會認為比這些東西更有價值。

科技人之間互相衡量的,就是看能力與成就。你很會寫程式,你的架構很好,你開發過甚麼大家都用過的軟體,你的硬體製程比別人的更先進,這些是比起萬兩黃金以及千座物業更吸引技術匠人們的無價之寶,相反,你穿得很好,有車有房,穩穩賺爽爽過,但你拿不出甚麼像樣的產品,不懂任何一寫程式之類的技術能力,或說技術的東西擺明是錯,很遺憾,那科技界的人對這種人很可能是沒有興趣居多,或者覺得根本就是不知哪裡撞來的盲頭烏蠅。

自然地,請客請的東西很平民,對於科技人來說並不是甚麼問題,因為重點從來都不是在這裡,反正食物都不是重點,吃飯時談的很常是技術不然就是電玩,我上一次跟另一個科網企業的老闆吃飯,談的就主要是有甚麼新的人工智能玩具以及怎樣用他。如果席上談的都是技術的話,最重要的就是大家能坐近一點,像國宴那種大圓檯可不方便。

所以你可以看出,其實就是完全不同的世界。

香港的地產既得利益者,他之所以看到黃仁勳,是把黃仁勳看成「有錢人」,覺得對方是像自己那種靠「有土斯有財」穩穩賺致富沒甚麼分別,所以對他的做法很有意見。至於黃仁勳那邊呢?應該是比較接近科技人的習慣,看他接觸的生意對象,不是做硬體的就是做遊戲的,文化上也是比較傾向科技人式的,自然是根本不會很在意過那那檔事。而在香港,因為科技產業非常不發達,科技圈子在香港社會是邊緣圈子,絕非主流文化,商界對於這種文化是非常陌生的,更不要說靠地產致富的那群既得利益者了,可能就只覺得是一群賺不了多少錢,不喜歡買房子,對房市貢獻不大的臭宅。沒錢是看不起,有錢時就看不順眼,才會說出這種話。

地產黃金是財富,還是技術能力是財富?如果你搞清楚這點的話,被侮辱的,恐怕並不是黃仁勳,而是香港。

其他文章


其他文章